怀·

·元稹

译文

闲坐无事为你悲伤为我感叹,人生短暂百年时间又多长呢!

邓攸没有后代是命运的安排,潘岳悼念亡妻只是徒然悲鸣。

即使能合葬也无法倾诉衷情,来世结缘是多么虚幻的企望。

唯有以彻夜不眠、辗转反侧的思念,报答你生前为我奔波劳累的苦心。

工具

更多探索

纠错

如果发现错误,点击“反馈”留言指正,我会尽快处理。